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化学航弹 >

齐齐哈尔市日军遗弃毒剂伤人事件全记录(组图)

归档日期:07-05       文本归类:化学航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打印】【关闭】

  中新网8月10日电 8月4日4时许,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机场路的北疆花园在施工过程中挖出5个已经生锈的金属桶(桶高75厘米,直径45厘米)。施工时造成一个桶壁破损,桶内液体喷溅到挖掘司机身上,并喷洒到挖掘出的土中,当天北疆花园有16人出现不良反应。

  上午,四个完整但已经有漏孔和一个破损的金属桶被卖给两个南方收购废品的商贩,随后这两个人又把五个金属桶卖到一家废品收购部,在五个金属桶交易之前,两个卖废品的商贩对几个金属桶进行了切割,整个切割过程共持续了几个小时。废品收购站收到这几个金属桶后不久,包括两名收购废品人员,(该废品收购站共6人出现不良反应)又把这些桶和其他废品一起运到大庆,在运往大庆过程中,这几个桶被相关部门追回,并送到齐齐哈尔冯屯化工厂处理,此化工厂一人出现不良反应;北疆花园工地挖出土后被一些单位和个人拉去垫院子,共有8处从北疆花园拉土,其中新江二街一户居民拉了两车土结果8人出现不良反映。

  至此,因为这几个泄漏的液体桶共造成30人出现不同程度的中毒情况,经过多名权威专家确定,此桶内气体属于生化武器中化学毒剂的一种,名为芥子气,为日本侵华时遗留。而芥子桶被挖掘出的现场,即为日本侵华时期的516部队的弹药库,新中国成立后一直是解放军的弹药库,直到2001年才被北疆开发公司买下,2002年初开始开发房地产。此后挖掘芥子桶的北疆花园被定为第一现场,废品收购站被认定为第二现场,新江二街被认定为第三现场;冯屯化工厂被认定为第四现场。

  4日4时许,齐齐哈尔市兴计开发公司的挖掘司机毕海岩仍像前几天一样在北疆花园的工地挖地基,当天早晨他挖掘到两米多深的土层后,突然感觉坑里好像有东西,随后挖出5个金属桶。据当时在现场围观的的工地工人、来自安徽肥东的罗志军回忆,挖掘机挖着挖着就挖出5个金属桶,然后很多当时在工地上的工人都来看,说是什么的都有。几个桶子横躺在大坑里,其中一个桶子已经破损,另外几个桶也生满了铁锈,看上去像马上就要烂了的样子,工人们围了一会,几个桶子就让挖掘机的司机用挖掘机的铲子铲到了大坑的外边,放在工地旁边,而此时还有一些民工围着桶看来看去,他因为有活要干,就没有再看几个桶。当日9时多,几个桶子卖给了一个南方收购废品的人员。结果这个工地现场包括司机在内共有16人先后出现了皮肤、呼吸道、眼睛的中毒症状。

  从北疆花园收购走5个金属桶的的南方人叫李会珍,来自河南,今年31岁,在齐齐哈尔以收购废品为生。李会珍在北疆花园工地附近收购到这5个金属桶后,用三轮车将这5个桶拉到他常去卖废品的龙沙区铁南废品收购站。因为这5个桶中有一个已经破损,从这四个好桶子和一个破桶子可以看出,桶子的盖子是铜的,桶子的外壁是铁的,桶子的内壁是铅的。因为铜、铁、铅的价钱是不一样的,他在铁南废品收购站旁边,找到了朋友王成,并且借来了铁锯,打算把这几个桶锯开再卖。

  9日,此废品收购站老板牛海英的母亲向记者讲述当时的情景。当天9时许,李会珍和王成先把桶子的铜盖卸了下来,牛海英给这5个铜盖子称重每个铜盖都特别沉,5个铜盖子有5公斤多,拿起来还有点费劲,而且5个铜盖子打开后,散发出非常强的类似芥末油的呛人气味,牛海英问李会珍:这几个桶子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有毒?李会珍当时的回答是,桶子是装油的,不会有毒。因为味太大,就把5个铜盖子扔到一边,继续给别的卖废品的称重量。而因为桶的内外壁分别是铁的和铅的,李会珍和王成就在牛海英的废品收购站前切割桶。直到15时,李会珍和王成才把桶分割完。然后称重。因为李会珍和王成接触桶子的时间最长,李会珍和王成也分别成了整个芥子气体中毒事件中中毒最严重的两个人,其中李会珍现在全身烧伤面积已经扩散到95%,并且病情仍在恶化中,王成的全身烧伤面积也达到10%。牛海英的母亲介绍,当李会珍把桶子里的气体倒出来,气体很快就挥发,特别像液化气,并且芥末油的味非常大。当日13时,收购站的工作人员把四个桶子运到车上,准备运到大庆。当日18时许,李会珍、王成、牛海英先后出现头痛、眼痛、呕吐的症状,先后被送到医院,当日20时许,李会珍等人向公安机关报告,当日22时许,四个桶子被追回。截至记者发稿件时,在这个废品收购站中毒的人员已经达到6人。

  因为最近一直下雨,齐齐哈尔新江二街的王宇亮家院子总是进水,4日,王宇亮通过朋友在北疆花园工地要了一车土,并找了四个邻居陈荣喜、吴杨、肖子柱、曲老五一起帮者拉土和卸土。当天11时,五人把土拉回,并且卸在了王宇亮家门前,五人卸完土后,一起出去吃了顿饭,在吃饭的过程中,5人互相看到眼圈都红了。当时,大家以为酒有问题,因为没有什么太大的反映,吃完饭之后,这5人各自回家了。

  陈荣喜的母亲告诉记者,陈荣喜回家后,眼睛都红了,说话也没有精神,她问是怎么回事,陈荣喜回答可能是喝的酒是假酒,随后就回到自己的屋里睡觉,当日20时,陈荣喜开始不停地呕吐,21时,眼睛开始往外鼓,并且不停地流眼泪,不敢看灯光。陈荣喜的母亲告诉记者,当时他扒开陈荣喜的眼睛,已经看不到瞳孔,并且眼睛里布满了很粗的血丝。当即家人把陈荣喜送到一家医院,并向医生描述陈荣喜可能是喝假酒喝的,于是医生按喝假酒给陈荣喜进行了处理,简单地洗了眼睛,开了点消炎药,陈荣喜回家后,病情并没有什么好转,不敢躺着,当晚陈荣喜蹲了一宿。

  第二天早晨,陈荣喜的家人得知王宇亮、吴阳、肖子柱、曲老五一起帮着拉土的人也先后出现相同症状,并且都怀疑是喝假酒引起的。但没过多久陈荣喜11岁的女儿陈子薇、王宇亮14岁的儿子王磊、邻居家9岁的女孩高明先后出现了症状。

  于是这些家属们认为,不是假酒的毛病,因为几个小孩没喝酒,也不可能是食物中毒,因小孩子没和大人一起吃饭,并且与5人同时吃饭的其他人也没有中毒,这些人共同接触过的东西只有土,于是肖子柱的妻子冯丽微,吴杨的妻子徐兰香用塑料袋装了两袋子土,来到齐齐哈尔市防疫站,而防疫站没有能力化验土,二人又来到齐齐哈尔市环境保护中心,而环保中心也没有能力化验土,但环保中心的领导认为,可能是日本遗留的化学武器,又带二人到齐齐哈尔市政府生产安全监督局,生产安全监督局的工作人员听完二人描述后,认为与在北疆花园工地发现的症状相似,于是马上将这几人转移到解放军203医院救治。

  在203医院,最小的中毒者高明的母亲告诉记者,4日晚上,高明只是和其他小朋友在土堆旁边玩了一会,第二天早上,脚上就起大泡,现在每天都换药,因为疼痛孩子不地哭喊,她听着感到撕心裂肺。

  任贵霞可能是最难受的了,他的儿子陈荣喜和孙女陈子薇都是中毒者,儿子的病情虽经过救治,但仍然很严重,孙女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毛病了,但就是不敢见阳光。

  芥子弹被追回后,马上被有关部门送到齐齐哈尔冯屯化工厂,在进化工厂门时,冯屯化工厂的更夫很随意地看了一眼桶里是什么,结果也出现眼睛红肿的症状,现该人已经被送到解放军203医院救治。

  4日晚,芥子气中毒事件发生后,解放军203医院神经内科、眼科先后收治了5名中毒者,由于情况比较特殊,当班医生即对5名病人采取独立病房隔离,并用药物采取对症治疗。6日值班医生把这些病人情况汇报给院领导,有关专家对此进行会诊后。认为问题严重,根据1982年曾在云南老山前线接触过类似患者的孙景海的意见,初步判定5人为芥子气中毒,按芥子气中毒治疗。203医院成立了指挥领导小组,同时抽调了6名医疗专家和18名有经验的护理人员组成救治小组。

  截至9日,解放军203医院已经收治了30名患者,据孙景海院长介绍,30名患者中包括2名病危人员,8名病重人员。并且现在大部分人都有皮肤烧伤和呼吸道灼伤,烧伤和呼吸道灼伤都与一般的患者不同,均有蔓延、扩散的趋势。病人的病程将分为三个时期,休克期、感染期、骨髓抑制期,现所有病人都已经度过休克期,大部分病人已经度过感染期,进入最为关键的骨髓抑制期,其中个别骨髓抑制期的病人情况不妙,最严重的李会珍现在的造血功能正在逐步丧失,烧伤面积也在不断扩散。

  在203医院的救治过程中,203医院同时邀请了解放军307医院、沈阳军事医学研究所的多位专家进行会诊,现已经确定31位中毒患者均为芥子气中毒,所有伤者仍在治疗中。

  此次日军遗弃毒剂芥子气中毒事件引起了齐齐哈尔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市委书记杨信、市长林秀山、副市长任仕杰、市政府顾问郭海洲召集有关部门召开专门的紧急工作会议,对事件的应急求援及调查处理工作进行研究部署,成立地方政府救援领导小组。

  8月9日,据救援领导小组副组长、齐齐哈尔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李建介绍,接到市公安110指挥中心的指令,齐齐哈尔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立即启动《危险化学品工作预案》,救援领导小组责成公安局增派警力严格对有毒物质涉及的北疆花园小区、铁南废品收购站、建华区新江二街居民区、冯屯化工厂、南苑汽车城、五中、三合第一处、三合第二处、三合第三处、富拉尔基区富钢等10个现场和拉桶的车辆进行了封锁,并对所有涉及有毒物质的人员进行逐一排查,使事态及时有效得到控制。

  齐齐哈尔市“8·4”事件救援领导小组在初步确定有毒金属桶装液体为芥子气后,立即向沈阳军区及所属黑龙江省军区报告请求支援。沈阳军区接报后,立即派沈阳军区处理日本遗弃化学武器办公室赵占上高级工程师连夜赶赴齐齐哈尔,到齐后,赵占上工程师带领驻齐齐哈尔防化分队进行现场外观鉴定、侦检及化验分析,查明有毒物质为芥子气。同时,确认其为日本遗弃化学武器(桶装芥子气)。被密封后运抵富拉尔基日遗化学武器托管库保存。

  8月6日,由外交部处理日本遗弃化学武器问题办公室主任葛广彪、官员王军、国防部外事办参谋温健、总参兵种部履约事务局局长彭玉成、沈阳军区处理日本遗弃化学武器办公室主任杨振威、高级工程师赵占上等组成的专家组赶到齐齐哈尔市,对现场进行了进一步侦检,并立即组成军方救援工作领导小组,组织实施抢险救援工作。

  位于齐齐哈尔市的解放军203医院被救援领导小组指定为“8·4”毒剂事故专门救援医院,设立专门医疗区,对中毒患者实施隔离治疗。同时,救援领导小组与北京解放军307医院及解放军第二军区大学取得联系,进行远程会诊,第二军医大学专家提出了8条治疗方案。专家认为,考虑到该中毒为芥子气中毒,34天后症状会完全显现;本病关键在第56天,如患者能安全度过则可恢复健康;对中毒已过20小时患者可用弱碱水洗消,比如用小苏打溶液清洁;患者身上因中毒引起的大水泡可在无菌消毒情况下清除,要保护皮肤的完好;治疗上要使用硫代酸纳(使用最佳时机是病发半小时内);地塞米松10mg静注,12次/日;甲氰咪胍预防消化道出血;并辅以维生素B1、B6、B12和维生素C。

  8月6日上午,解放军307医院黄韶卿教授、沈阳军区医研所所长王继群、解放军321医院烧伤科主任周长轩、解放军307医院急救中心主任博士等先后来到齐齐哈尔,对中毒人员进行了进一步确诊。据203医院院长孙景海介绍,芥子气中毒临床症状为三期:休克期、感染期和骨髓抑制期,目前,31名中毒患者已度过休克期,医院正全力以赴使处感染期的患者得到救治。

  8月9日,记者在北疆花园小区事发第一现场看到,驻齐防化部队的战士正在对现场进行“3合2”消毒,施工机械、场地充斥着消毒液的味道。据驻齐某防化部队负责人介绍,现场消毒工作已全面完成,附着毒液的残土也都由防化兵装桶密封后运往遗弃化学武器托管库封存。经侦检和航弹探测该地区地下表层没有发现大型金属物体,亦没有发现遗留污染物。

  救援领导小组要求防化部队对埋藏工地进一步进行探测,发现可能遗留的弹药。8月8日8时30分,军地双方召开协调会,部署任务,由军方严格按照侦检、消毒、再侦检的顺序(消毒与再侦检间隔时间为1小时),对事件涉及的11个现场进行进一步探测、侦检及消毒,并对五个金属桶进行包装封存。9时至12时,军方在地方政府配合下,对事故第一现场北疆花园小区工地进行了探测、洗消。对事故第三现场建华区新江二街居民区污染土壤进行了侦检、包装。

  8日14时至17时,军方在地方政府配合下,对5个毒剂桶进行简易包装,并运至富拉尔基区处理日本遗留化学武器托管库暂时保管。(用大塑料容器进行密封包装,盖口用塑料胶带密封,内装活性碳)。目前,其它现场的侦检、现场清理、中毒人员的救治及其它各项工作正有序进行。有关负责人称,对现场进行消毒完毕后不久将解除封锁。

  根据总参防化指挥工程学院教授陈海平和沈阳军区遗弃化学武器办公室高级工程师赵占上进入现场进行外观鉴定、侦检、化验分析结果并对照日本侵华战争遗弃的化学武器特征以及日本相关资料中有关散装芥子气的记载,确定“8·4”中毒事件有毒化学物质为日本侵华战争中在我国遗弃的化学武器(芥子气)。

  经专家鉴定,该盛装有毒物质的金属桶为合金制成,高750mm、直径为450mm;外观为圆形,钢质;头部有镙口、镙帽;镙帽为铜制;桶顶有三个出口,头部有耳环,这些都与日本化学武器中桶装芥子气外观特征相符,专家对中毒人员中毒症状进行诊断确认与芥子气中毒症状相符。即:芥子气为非致死性缓效毒气,中毒症状需几个小时或更长时间方能显现,容易产生麻痹,后果严重。症状最初为皮肤发红,起小水泡,慢慢汇集成大水泡,水泡破裂后,糜烂治愈期长,愈后容易留斑痕,呼吸吸入容易造成呼吸道、消化道等伤害,严重的可致死亡。

  8月8日夜,应我国外交部要求,日本外务省官员抵达齐市,8月9日15时,日本外务省官员川上文博为团长的4人代表团抵达齐齐哈尔市。9日,日本代表团一行听取了事件的调查情况和人员伤害情况,并查看了位于富拉尔基区处理日本遗留化学武器托管库及致人伤亡的金属桶。9日下午,日本代表团一行还到解放军第203医院看望了中毒患者。

  据介绍,日本遗弃化学武器伤害的索赔问题,中日两国经多年谈判,1999年签署了备忘录,日方承认并承诺销毁遗弃在华的化学武器。我国现有十几个省份发现了日本遗弃的化学武器,东北较多,黑龙江省更是重灾区,齐齐哈尔因日军516部队曾驻扎在此,成了重中之重。目前,外交部正就此事与日方进行交涉。

本文链接:http://wannfamily.com/huaxuehangdan/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