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化学武器 >

纳粹早就拥有致命化学武器二战中为何没有使用?

归档日期:07-01       文本归类:化学武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毒气战」、「化学武器」这些令人生畏的名词是战争史上最黑暗的记录之一。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越来越多的化学武器被发明出来投入战场,交战双方都曾大规模使用有毒气体攻击对方,数万士兵中毒后身亡,几十万人受伤、致残。

  1918年10月,当时的希特勒下士也中了英军的芥子气,因此而住院,也正是在住院期间得到了德国投降的消息。

  德军更是奉行快速向前的「闪电战」,战争初期所向披靡。这种战术指导思想下,显然不适合向敌军施放毒气,否则放完了毒,自己都不敢冲过去。就这么一路冲杀,有毒化学品的运输和储备也是解决不了的难题。

  1925年,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等37个国家签署了《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气体和细菌作战方法的议定书》,简称《日内瓦议定书》。

  简而言之,由于化学武器给人们带来难以想象的痛苦,被国际社会公认为是践踏了人道主义。《日内瓦议定书》、《海牙公约》和《凡尔赛条约》中都有条款明确禁止使用化学武器。

  不过,指望法西斯国家完全遵守条约也不现实,日军在中国战场上就使用过毒气弹,贺龙师长在冀中前线部队更是罪行累累。意大利在1935年入侵埃塞俄比亚时也使用过芥子气,据苏联塔斯社报道,德军在克里米亚半岛发射过化学迫击炮弹。

  1938年末,德国科学家施拉德在将磷与氰化物混合用来研制果园杀虫剂的过程中,意外发明了一种新的神经毒气——沙林,这种毒气起效迅速而且极其致命,在将这一发明结果报告给军方后,很快引起了纳粹的重视。为了这一发现,军队给施拉德等人一笔5万马克的奖励(当时约为2万美元)。

  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纳粹德国已经生产了大约12,000吨沙林毒气,足以杀死数百万人。从战争爆发起,高级军官就曾要求希特勒对敌人使用沙林。但是尽管有这样的压力,希特勒本人始终予以拒绝。这是为什么?

  战场态势改变和国际公约的限制是纳粹德国没有在战场上使用化学武器的原因,除此之外,历史学者还分析这源于希特勒本人的顾虑,甚至有人相信这和他曾中过毒气这一痛苦经历有关。

  《华盛顿邮报》报道过,一些历史学家追溯了士兵经历对希特勒的影响。但是说希特勒反对在战场上使用毒气是因为不忍心,这解释显得离谱。

  纳粹系统地使用化学制剂屠杀了毒气室中的数百万犹太人,而且也几乎没有可靠的证据证明,希特勒不愿意用沙林对抗盟军,是出于自己20年前的中毒经验。

  更合乎逻辑的推测是,希特勒知道,盟军不是集中营里犹太人,如果他使用化学武器,他会遭到对手复。

  实际上,希特勒对盟军使用化学武器十分忌惮,在1945年2月与戈培尔的谈话中,希特勒说,如果盟军使用化学武器,他将下令大规模处决被俘的英美战俘。

  英国首相丘吉尔长期以来一直主张使用化学武器来缩短战事,他说「我无法理解对毒气使用上的矫情。」他在1919年时任陆军大臣时写道,「没有必要只使用最致命的毒气,普通毒气就可以造成敌人失去战斗力,并会传播恐怖,但又不会对大多数人造成严重的永久性影响。」

  历史学家理查德•朗沃斯辩解说,丘吉尔认为使用(非致命)化学武器实际上可能是一种更人道的战斗方式。在另一份同时写的备忘录中,丘吉尔认为:「毒气是一种比高爆炸弹更加仁慈的武器,在死人最少的情况下,迫使敌人接受协议。」

  1943年2月,当伦敦得知德国人可能在顿涅茨盆地使用毒气对付苏军时,丘吉尔告诉他的参谋们:「如果德国人对俄罗斯人使用毒气,我们将以同样的方式对德国城市进行报复。」

  1943年6月,罗斯福总统也向轴心国明确表示,盟军将对任何有毒气体的使用进行相同的报复。6个月后,德国空军在意大利海域击沉过一艘装有芥子气弹的美国军舰,造成重大伤亡。事实证明,化学武器这个大杀器,当时各个大国手里都有。

  还有一个说法,德军高级情报机构的负责人卡纳里斯将军向希特勒提供了一些虚假信息,他告诉纳粹高官们,盟军已经开发出能够抵抗神经毒气的面具,这意味着盟军将会对毒气免疫。卡纳里斯是反抗希特勒的地下组织成员,1944年被处以绞刑。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即使纳粹工厂秘密储存了装满致命神经毒剂的弹药,希特勒最终还是没有使用它,即使战争后期德国崩溃时也是如此。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希特勒做出这个决定,历史学家承认这仍然是一个谜。

  我们观察二战德军的单兵装备,会发现他们背后总是背着一个圆柱形的铁罐子,这个罐子就是用来装防毒面具的。

  一战的毒气战经历,给德军造成了深刻的心理创伤,从此之后德军的单兵装备里,防毒面具就成为了必不可少的标配。

  虽然二战期间这个面具都没有使用过,但是德军还是一直不敢扔,大多数活着的士兵将它们保留到战争结束,这种纪律性令人感到惊讶。相比之下,许多盟军抛弃了他们的装备,如果你看美国大兵的照片,很难找到一副防毒面具。

  为了不让这个铁玩意儿成为纯粹的累赘,有些胆子大的士兵就将自己的战利品和私人物品放进去,还有人将它拿来储藏酒和巧克力,有些士兵的铁罐子里藏着留给女友或母亲的遗书,当然这些都是上级不允许的。

  1995年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中,组织成员在5班列车上向乘客施放沙林毒气,造成13人死亡,数千人受伤。

  今年英国指控俄罗斯情报人员,涉嫌对在英国的前俄罗斯间谍进行神经毒剂攻击。

  如今仍未平息的叙利亚内战中,也有使用化学武器的记录。去年4月白宫发言人大嘴巴斯派塞,在记者招待会上抨击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时,脱口而出:「甚至希特勒这么卑劣的人都没有卑劣到使用化学武器。」

  此言一出,立即招致在场记者的质疑,斯潘塞马上打圆场说:「我指的不是对犹太人的屠杀,而是使用化学武器对付平民的方式。」之后,斯潘塞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再次为此不恰当的言论公开道歉。

  《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于1997年4月29日生效,是世界上第一个全面禁止,且彻底销毁一整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具有严格核查机制的国际军控条约,对维护世界和平、国际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到2006年4月,共有190多个国家加入了该公约。可惜的是,回顾人类战争史,此类公约总会被不止一次地打破,我们很难预知下一次化学武器战将发生在哪里。

本文链接:http://wannfamily.com/huaxuewuqi/60.html